胡蘿蔔汁與人智學Bio-Dynamic農耕的早期歷史 

Text| Usha Tsai

undefined

Ehrenfried Pfeiffer(1938),Bio-Dynamic Farming and Gardening

此書由歌德館自然科學部門(the Natural Science Section of the Goetheanum)所統籌,是一本可讀性和實用性都很強的著作,雖然是以靈性科學為基礎,卻不神祕也不令人疑惑。Bio-Dynamic一詞自此被延用至今 ,它不只是人智學農業領域的第一座重要里程碑,更促成了全球有機農業的推生。(書影來自http://www.pfeiffercenter.org/images/page_graphics/EPfeiffer/pfeiffer_book_ImageTrakker.jpg)

 

 20174月,在台中東勢石圍牆酒庄,幾位有機農夫與來自馬來西亞Demeter農場-Terra Organic FarmBD(BD= Bio- dynamic Farming簡稱BD農耕,或譯為生機互動農耕、或活力農耕;亦可為Biodynamics  生機動力學的簡稱,一種整體的、生態的、順天應人的農業,園藝,食物和營養方法)前輩分享他們半年來BD實作的收穫與提問後,一行人來到小瓢蟲農場實地考察踩在土地上,我有一種悸動這座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有機農場之一,其土壤、作物和農場,因為BD的緣故,正透露著不一樣的氣息。

土壤團粒結構2017.4.jpg

觀察土壤團粒結構(Photo: Usha Tsai,2017.4;Hand model: Woonsing Ho) 

 

堆肥球的手感2017.4.jpg

堆肥膠質手感(Photo: Usha Tsai,2017.4;Hand model: Woonsing Ho)

 

年青的農場主人第三代訴說著製作堆肥、種植綠肥和配方使用的歷程,農場一隅堆肥氣味和揉成泥球的膠質手感、農場土壤顏色和團粒結構變化、品飲以BD之法產出的葫蘿蔔汁,如此鮮活又如此真實,它似乎喚醒你全部的感官、召喚著你的行動

 

小瓢蟲農場胡蘿蔔汁的滋味2017.4.jpg

胡蘿蔔汁的滋味(Photo: Usha Tsai,2017.4;Hand model: Woonsing Ho)

 

胡蘿蔔汁的滋味,彷彿帶著我回到1924年初夏,在德國Stuttgart往瑞士Dornach路上,由結伴同行的師生所展開的一段非比尋常的歷史性對話中。這是有關Ehrenfried Pfeiffer (1899-1961)的困惑,他問他的老師Rudolf Steiner(1861-1925)為什麼人們儘管做出所有的努力都無法擁有深刻的精神性體驗為什麼實踐靈性行動的意志如此薄弱?Pfeiffer說他得到了一個意外又震撼的答覆。Steiner的回答是:

這是一個營養問題。今日食物的營養並不能提供在物質生命裡顯化靈性所必要的力量了。從思想到意志的行動之間已經不能再搭建一座橋,人們為此需要的種種力量,在他們的食物中已經不再找得到了。

如果這是一個世紀以前歐洲的情況,那麼我們今天的台灣會變得更好嗎?近一百年來,枯竭的土壤、化肥、殺蟲劑、基因改造生物、水污染、空汙霧霾、有毒殘留物、沙漠化、電磁波危害、蜜蜂迷航中毒等等,對於土壤地力和真食物的生長提供的支持遠比史代納的時代少得更多更多了!

史代納於192467日至16日,在今日波蘭西南部小城Koberwitz莊園裡向一百多位與會者(大多數是農夫)介紹他的"農業課程"(Agriculture Course)[1]挑戰了當時物質主義傾向的化學農業趨勢。他談到了一種治癒地球(heal the earth)”的農業,視農場為一個活生生的有機整體[2];他希望讓全世界盡可能多的土地能獲得BD配方的好處,才能療癒土壤恢復地力,土地上的產物才能在各方面改善營養品質;他並在這個課程裡為這個前瞻的新農業奠定了精神內涵和科學實踐基礎。一百年後的今日,他的深刻洞見和充滿啟發性的信息,仍強烈撥動不同領域地球永續推動實踐者的心弦共嗚。目前以史代納農業課程為指導原則的Bio- dynamic Farming和Demeter認證是國際上有機農業最高品質和極致形式的具體實踐。

課程結束後,隔年春天史代納就過世了,但是課程的主辦人Count Keyserlingk在課程進行中,即組成了Agricultural Experimental Circle (AEC)繼續史代納的倡議[3],以科學性實驗、實際運用和具體觀察為基礎,在傳統和慣行農業之外,共同致力於為所有農夫打造為一個新的、替代型農業。一開始AEC400人後來擴增到超過1000人,他們分布在歐洲、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紐西蘭,南非和美國。根據“農業課程”的早期印刷版本 與傳播有關的檔案資料顯示,這些AEC成員曾經簽署了一份保密協議,不外流課程內容。雖然這是史代納為所有農夫、所有人所宣講的新農業原則,但他說要發展成"適合公開"的形式必須在時間之流中依循實驗、實踐和觀察而發展,Pfeiffer承接了這項任務,並用他的一生來實踐。

1938Ehrenfried Pfeiffer,這位Steiner最特殊的學生和慕從者所撰寫的“Bio-Dynamic Farming and Gardening“以多國語言-德、英、荷、義、法-出版,此書象徵著Steiner所指示農業新方向的發展,以及他所出的"練習題"--必須以科學實驗和實踐工作來落實接續--大家在14年後"交作業"的成果。此書由歌德館自然科學部門(the Natural Science Section of the Goetheanum)所統籌,是一本可讀性和實用性都很強的著作,雖然是以靈性科學為基礎,卻不神祕也不令人疑惑。Bio-Dynamic一詞自此被延用至今[4]它不只是人智學農業領域的第一座重要里程碑,更促成了全球有機農業的推生。(待續)

 

 

作者補記:文中這段Pfeiffer和Steiner的對話,出現在Pfeiffer為Wir erlebten Rudolf Steiner研討會而寫的回憶文章,德文版出版於1956年,隔一年,譯成英文New Directions in Agriculture分別被收錄於Rudolf Steiner - Recollections by Some of his Pupils. Golden Blade. 1958.和同為1958年出版的"農業課程"(Agriculture Course)George Adams英譯本前言。

 


[1] "農業課程"(Agriculture Course),目前有流通的中譯本,是由周俊煌根據1958年出版的George Adams英譯本所譯,《農業復興的靈性基礎--生機互動農法的誕生》(台灣:島嶼農場,2015)

[2] "A farm of this kind is truly a living organism"的圖像多次出現在"農業課程"...農產品是怎麼產生的,農業,如何活在宇宙的整體裡....把農場看作一個整體、一個自給自足的生命體,這就是農場真正的本質...每個農場都應該盡可能接近這個條件......如果你的農業生產需要什麼,你都應該嘗試在農場內擁有...“(Steiner1929Agriculture Course 第二講,第1頁,George Kaufmann譯本)。被Lord Northbourne1940)引用在他的Look to the Land成為“有機農業”最主要的母題。(有機農業一詞為Northbourne所創)

[3]"農業課程",第三講後,給農業實驗團隊的演講

[4]在1921年之後的一兩年間Steiner已經交給Pfeiffer和Guenther Wachsmuth(1893-1963,當時Steiner助理,後為歌德館的自然科學部主任)進行配方的準備和實驗,在此期間以及農業課程期間一直到隔年春天史代納去世,他並沒有使用過任何“organic Argriculture有機農業”,“bio- dynamic Argriculture 生物動力農業(活力農業)”等的字詞

 

 

文章標籤

cosmosweav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